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映窗前月

我手写我心,我心画家园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撕下你的假面具吧  

2006-12-26 23:43:16|  分类: 小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今天,在博客看到D君留言说他已将L从好友栏里删除,并言“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,心已删,眼不见……”。D君也与我同在Z版共过事,对L的为人也是早有领教。就在我对D君说一时之间从我博里删掉L还不忍为之,并对D君删除L感到内疚之后不多时,朋友让我去看L在博里写的“你有这样的朋友吗?”一文,气愤之极,至此,我方才将L从我的博客永久删除,也才有了如下种种——


    L文中的“送H朋友一皮包”,我真是佩服L的演技高操,只因H也与我同在Z版共事过。在我和L认识不多久,L就毫无缘由地说起H和另一网友“一夜情”之类的话,当时听L在电话中的语气,足可见此人居心。至此,我也开始对L有了警戒之心。试想,一个随随便便将朋友的隐私透露给一个无甚交往的网友,这个人还算是人吗?!我真替H不值。试问L:如果我当初将你所言透露给H一字半句,H还会视你为朋友吗?!见证了你如此品行的我,还会轻易将我的私生活托付你这样的“人”保管吗?!


    当初,L三番五次求我去Z版任版副,我当时就以时间有限,恐无法尽职而推辞,但最终还是因不忍再三推辞而赴任。因当时家中还未装电脑宽带,所以,只能靠在单位上班之隙,甚至连午休时间都用来上Z版回贴。在任期间,每遇我发一情感类文章,L就打电话追问我是不是写给斑竹的,虽然,我一再表明自己对斑竹一直视为长辈般心怀敬重。但她依然故我。至此,我好似有些明白了L的心态。果不其然,在我心生一计之后,她终于还是坦言她倾慕斑竹一事。


   其实我这一计过后想想,实是傻冒至极,但也确实是不甚其烦所致——只因L长时间不厌其烦地电话追问我文章所指,我因此想辞职,L和斑竹又不放。我将此事告知一网友(告诉这个网友的原因是因我和其在北京某传媒机构工作的胞姐,因工作之便交情甚深),他决定帮我,于是频繁去Z版发贴,并对L表达对我的倾慕之情,于是就有了她文中的“和小几岁的网友一夜情”。岂料,此计还未使她从对我的无端猜测中解脱,此后,依旧频频以审讯官的口吻追问我的文章是不是写给斑竹的。至此,万般无奈的我只有求救于老公的配合,这样就又有了她文中的“和她老公打电话通报去向”。话到此,有必要说的是,就算我们如此表现,L对此也是一直心存疑窦,认为我是在演戏骗她。只是她在写文时惟恐对我攻击不够力度罢了。本来想让此事成为永远的秘密,可既然她不仁,我也不义。L,你现在知道这一切确实如你所想了吧。现在想来,种种状况的发生与演变,错在我的心太软,不忍伤害他人,却未曾想,到头来却伤了自己,真应了当初老公所言“你疯了吧?……”可我当时的想法甚是天真——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没想到如今却招致了足以使我致命的人身攻击。


    今天回家,愤愤然对老公提及此事,他老人家却好象已不记得当初的情形,直说:“让她放P去!等哪天我去撕烂她的嘴……”


    当初在Z版时,和我有过相同遭遇的几个女版副常打电话向我诉苦,说L总是对她们发的情感类文章疑神疑鬼,或是发贴驳斥或是电话追问,有位50岁的河南籍大姐姐,有一次在电话中谈及此事,因羞愤难当而泣不成声。我们也曾一同目睹了L当初在版里对斑竹的谩骂与攻击,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笑:L在Z版发数贴大肆攻击与谩骂斑竹,起因也是因为L的小人之心,当时搞得我们这些做版副的为了平息战火,在版上忙得不可开交,我更是着急地打电话请双方停战。每每想来都觉无聊至极。那日Z版的“盛况”令我们几个版副至今提及仍是记忆犹新,想必也曾使当日光临Z版的朋友们目瞪口呆。

    至于后来是因何他们之间关系有所变化,L自是心知肚明——给斑竹施压,让他辞掉L心目中的所谓情敌。这也是我被辞的主因。这个真象,也是事后斑竹打电话告诉我的。如此种种,试问:L,你怎么还有脸在文中说“对斑竹很尊重,对朋友有一颗善解的心”。呜呼!我真想问问L:你的假面具究竟要到何时才肯揭下?!


    由L此文也可嗅出她的品行未有丝毫改观,如“不信,去看她博里的文章”。看来,L疑神疑鬼的小人之心此生无救也。


    曾在Z版共事的几个女版副,我们至今都还有短信联系,但这些我从未告诉过L,她们对我说过的那些话我更是不曾告知L半句,只恐她再去伤及人家。 至于她文中所指“刻薄话语、黄色短信”,实是无聊。众所周知,幽默、黄色笑话这类用以娱乐消遣的忽悠,连报刊媒体都偶而为之,她却视为指桑骂槐。各位看官,她的这种思维逻辑是否大有问题?!至此,我不仅唾弃她的人格,更怀疑她的大脑有毛病。试问L:你想想看,哪一次不是你先给我发过短信之后我才回复的,有时你发来几条我都不回,你就指责我不理你。我那些短信就是曾在Z版共事的女版副发给我的,你也认为她们是在指桑骂槐吗?!


    L文中说“为了拉选票而迁怒于我”。呼呼,我等30好几的中年人还是小毛孩吗?!不怕实话说出来,连我自己都没有给自己投票,我QQ上的话只是没话找话而已,而我那篇《自取其辱》只是以此引下文罢了。L呀,你就不要自作多情了吧。


    试问:L,你文中说我“想当富婆”,实乃贻笑大方。在此,违背我一贯的低调、不谦虚地说:本人虽未列入财富榜,但每月房产租金等就足以应付生活费用。更何况,我的家产几何,有义务要向你如实汇报吗?!还有一个世人都能明了的道理你为何如此愚钝——钱既是福,亦是祸。本人有必要以自己的家庭一试深浅吗?!

    至于L文中“说她的老公没本事”等等,实乃无稽之谈。试问L:你难道忘记了当初你是如何念念有词地唠叨你的老公无甚作为吗?!无奈,为了满足你的虚荣心,我只有接上你的话头。


    试问:L,你发“朋友”文章的这几天里做过恶梦吗?!你就能心安理得吗?!人啊,俗话说得好:害人之心不可有。你就不怕遭报应吗?!奉劝你赶紧烧香拜佛求老天爷保佑吧。

    最后想对L说一句:对你这样歹毒的妇人,本人再不奉陪!至于你日后莫须有的所谓下文,本人更是不屑。只奉劝你别搬起石头反倒砸了自己的脚。总而言之,像你这样的“人”我不屑与你理论!好自为之!
     (此时已是深夜,平日甚少熬夜的我本来已经休息。本想不理睬她,就像老公所言:“让她放P去”,但实是心里堵得难受,复起床挑灯而作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